精神法利赛人

是昨天(不对,前天)写的公众号

六年级的时候去上新概念课,记不清什么原因了,大概是心里的抗拒在作祟,理所应当地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地方很脏,后脑勺正对着空调,但是上课的时候偶尔有风刮进来,其他的一切就能理所应当地被我原谅。后来旁边坐了一个初二的姐姐,漂漂亮亮,写字姿势奇怪,有点凶,我问她“我能跟你做朋友吗?”她说好啊,我们就成了朋友。朋友之间交情的证明就是一起上厕所,一起去外面买了零食带回来吃,像父母早出晚归那样自由。所以上课的时候她说“去上厕所吧”,我们就头也不回地从最后一排径直走过同学的视线到了那个破厕所:木头门,古老的门闩不扶着就会掉,掉到不套垃圾袋的纸篓里,曾经看着收垃圾的阿姨面不改色地走进去再面不改色地走出来。...

我忘记了,我遗忘的事情好多好多。

陌生人给我的安全感类似于装满纯净氢气的气球直愣愣飞向天空,我们什么都不需要考虑什么都不需要介意,因为自然就是这样的样子,它永远不会背叛我们。

还有比lofter更安全的地方吗?室友找到了我的微博那太可怕了,那是我最初的也许是不可替代的世界啊,为什么要找到我呢,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人的生活看得那么仔细明白呢,那对你们来说当然不会有坏处但也不会有任何好处啊,为什么要这样呢,人为了一时的愉悦窥伺的快感就能够为所欲为吗?啊,我当然不能要求他人太多,我对他人没有好奇心不代表他们就不应该有好奇心,毕竟好奇心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极端重要的,我们的花瓣开在不同的方向而已嘛!家里种的花,上一次回家的时候开得很好,这一次又有些衰颓了,拜托,别像我一样啊!我种你们又不是为了看到这样死气沉沉的样子!那我已经看的够多了……开得好一点吧,反正有阳光有土壤有空气有雨露,...

我他妈疯了!我居然想复合!我是真喝多了!

踮着光溜溜的脚走进妈妈房间,和猫一起,我们俩像蜷缩在母胎里的婴儿那样蜷缩在妈妈的脚跟,爸爸在阳台上抽烟,我们躺着,房间里很暗很安静,衬出夏虫的声音。

今天去公路外围(离家很近)走了好久,又广阔又寂静就像天人合一,小时候有一次狂奔摔倒骨折,为被自然击打而痛哭,但现在只有不能再次被自然击打的肢体。 ​​​

我没法找到自己的位置,亲爱的,我在对谁说话啊

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阅读是逃避而写是生成,我觉得我躲着挺好的,我真的不想写不想写任何东西。

失乐园

© Fr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