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FrOH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你四处碰壁退无可退之后你还会把探索当作人生唯一的目的吗?不会的,再不会了。

所以你要想把文学作品翻拍成当代影视剧,哪怕是红色作品,还是得有“爱情”这个元素才能有市场,才有人看。你说像《红岩》这样的作品,能有人看吗?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会有人看,而且是一大批人,但是今天就不行,纯革命文学,尤其是一板一眼纪实性非常强的作品,对大众来说不是可供消遣的品种。

渺茫不可及啊

真甜

临时保存的,后面的情节早就忘记了。

我做了个极端恐怖的梦,再一次陷入了黑暗命运的无限轮回中。
从一开始我的预感就不好,我说我要徒步走去香港,穿过一个桥洞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不对劲在于,在黑暗里,我好像会变成丧尸……眼珠上翻突出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就是釜山行里那种,但我是全黑的),眼睛里流下黑色的液体,口中甚至长出獠牙。
等我走出桥洞,又开始恐惧光明和车流,那一辆辆车像无数的彩色无骨肥虫,我在摇摇晃晃的世界里走到了对面,恐怕再慢一点就会死。我说我太害怕这些车了,这时旁边多出来一个声音:“不是你的问题,这些车本来就可怕。”
那座桥的原型就是我家附近的一座大桥,所以在梦里我根本没有去成香港,而是直接回了家。

I like u so so so...much!

同人相关内容得到的喜欢评论推荐越多,我越深刻地感受到不被爱着,那我为什么要发?为了快乐。

然而我同时又希望她不要回来。

哪怕黑夜的獠牙日复一日地撕咬我的骨与肉,我也不会想要伸出手去捻亮近在咫尺的灯火。

全场最佳助攻:Bedelia

“where you can always find me”

天呐这种永不分离的归宿感..

对不起各位

最近补了Hannibal S3的我仿佛看到生命之火希望之光,复活了。

We're conjoined.

答应我一定要点开看第二张好吗?

相视一笑可太甜了!!My heart was shot by Cupid!!

唉你们就这样在彼此的善与美中沉默不语。


ps:调了个色

官方认证了!!

“我们无视对方的恶,而只欣赏对方的善与美。”


抛却伦理,抛却道德,优雅比一切煎熬都更重要。

He is saving everything for Dr. Lecter.

唉小茶杯入戏太深

语音聊天的另一头只传来电流的滋滋声了

把你的蝴蝶骨拆解后再捏碎,泡进我的红酒里;
把你的柔软肉体折成肋骨的形状,摆在教堂中央;
把你的一头黑发剪下;
我轻轻吻你细腻的眼睛与睫毛;
鼻尖,耳垂,脸颊;
可我不亲吻你的嘴巴;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我再陪你聊28%的电,我就睡了,剩下2%,我要关机了。

"Birds eat thousands of snails every day. Some of those snails survive digestion and emerge to find they've traveled the world."

"In the belly of the beast."

这一段也太棒了!

两个感叹号对应动作捶胸顿足,这就是我了。

以爱之名绑架众生,以灵魂之上的痛苦为铁证,我们饶恕彼此却不肯再跨过任何人。

恨不得救赎的才最快乐,在这些摆渡不至对岸的靡菲斯特里我们能感知到什么?


想低下头用鼻子蹭你细软的头发,手指穿过它好像穿过流沙。

我对文学的热爱正是我对陀和尼采的热爱,我对生命的热爱正是我对派派的热爱,我不晓得要去哪里找比他们更好的人。
他们每一个都值得。

我不能怂

关键是气势上绝不能输,但这一点是最难的。我提前想好的每一句话临了都会一句一句地忘掉,然后变得磕磕巴巴声音渐弱。
只要我能一气呵成地把所有话说完,声音响亮得他们都没法插上嘴,我就已经能感受到成功的喜悦了,尽管最后可能我并他妈的没有成功,我还是会开心的。

我能打跑尼斯湖水怪,可我还是个孩子啊。

冬天到了,我把我以前的梦都忘了。旁边的人斜眼看我,他在看什么呢?但愿他下一秒忘掉我的脸。

piu

喜欢的人当然要藏起来喜欢啦,连名字都不能给人家知道的。

台风天真好,半夜呆在阳台上没人管我。

©Fr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