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天,空调外机上总是有些翻不过身,只能等着被晒干的虫子,如果没有人看见,风就会把它们吹走。小学的时候有过一篇课文,讲琥珀的形成,松柏树脂向下滴了几千万年,封住一只苍蝇还是蜘蛛的生物,它们要成为一体,这样才能叫琥珀。老师讲,琥珀很珍贵,可是那里面只是一只苍蝇或者一只蜘蛛,这有什么珍贵的。念课文的时候,多多少少明白一些珍贵的含义,对人来说,几千万年已经约等于永恒。可是在夏天不知名的草丛里死掉了千千万万的虫子,它们才是走向了真正的永恒,只是没有一个和那只琥珀里的苍蝇一样,能成为几千万年一次的幸运。

但每一个个体都不免会跨出自己的领地。

但谁是好人呢?谁能够真正分辨好人和坏人?正义是一切的底片吗?我们能不能生活在没有指向性的世界里?能不能生活只是为了保存个体生命的权利?

是的,最终我们能够伤害的只有好人,伤害虽然是一件有选择性的事情,但直到最后我们能伤害的还是只有好人。

©FrOH
Powered by LOFTER
      1/62